当前位置: 法院文化 -> 文体生活

工作队的二黑和巧克力

  发布时间:2018-02-26 12:14:04


二黑和巧克力是我们驻胜金乡艾西夏村的两只狗。二黑和巧克力一前一后紧跟着我们2017年驻村工作队来的。二黑全身通黑,高大威猛,站起来有一人高,而且它皮毛长得又厚又亮,一看就是个看家的行家里手。巧克力是只黄白相间的哈巴狗,是工作队长王刚雪天里捡回来的流浪狗。

最先来工作队的是二黑,因工作需要,我们向后盾单位申请了狗笼和狗粮,属于工作队“编制内”成员,巧克力是工作队的编制外成员。二黑的工作职责就是为工作队看院护院,白天通常都是被锁在不足三平米的狗笼内,夏天暴晒,雨天淋雨。巧克力尽管是只流浪狗,但它身材矮小,有一双红亮的眼睛,见人总摇晃这翘长的尾巴,甚至扑腾着前爪,死气八赖的抱着人的大腿,很讨喜。它一年四季都住在楼道里,夏天吹着空调,冬天睡着地暖。天天有人打扫它睡过的狗窝。二黑虽然属于“编制内”成员,但通常是吃巧克力啃不动的硬骨头,而巧克力则时常有牙祭可打。巧克力通常可以自由的溜达到二黑的狗笼附近,但二黑从未让它靠近过。就这样二黑和巧克力各就其位的在一个院子里。

一天,正当三伏天,工作队的队员全部出外工作,院子里又停电,来两名检查线路的陌生人,没想到二黑挣脱狗笼,扑向了二人,后果可想而知。当工作队员赶回来时,二人中一人成功躲进厕所,一人被咬伤胳膊和大腿。二黑也被更加固了狗笼关住,并被罚断粮一天。

巧克力却因受到来工作队看望家属的人们的喜爱而日子日益滋润。仿佛它讨巧的技术更娴熟了,它越来越会辨认那个是家属看望,那个是朋友孩子。他都能与他们玩的火热。让单调的驻村生活有了一丝乐趣。自然,巧克力的伙食也不差那一口了。

二黑依然是白天圈在狗笼里,偶尔出来也是在院子里四处张望,十分警惕。它威武的身材,黝黑的长相,很少有人敢靠近它,昼夜它巡逻在工作队的大院里,守护者工作队300平米的驻地,默默无闻。偶尔听到它的狂吠,总让人不寒而栗。就这样我们平安的度过了最难熬的春夏。

一个刚入秋的午后,俗话说秋有老虎,二黑在这一天开始,吠声不再勇猛,它只蔫蔫的卧着,工作队员发现后,给它拿来了平日难得的羊腿,但也不见它迫切的啃咬,就将它送到了市里的兽医站,但二黑却再也没回来。

    直到冬季来临时,工作队又来了一只黄狗,只有两个月大,但身材已经超过了巧克力。它代替了二黑,住进了那个狗笼。不知道是我们怀念二黑还是觉得失去了才懂得珍惜,对在这只黄狗,大家都更关注了,不再有人说它凶,嫌他叫声吵。我们知道看家狗算一口,像我们工作队员一样,一个都不能少。


关闭窗口